风函翠筱

三党神隐中
主江周

【长评】“以桃代李”——浅谈《李桃》

今天又看了一遍。

第一篇长评献给《李桃》。

【如果不是为了本子真的懒得写】

 


关于设定

 

很喜欢这么一句话,是之前看的一篇同人文中的。

“既然治不好,不如让它彻底烂掉,再按着正确的方向重新生长。”

歌尽桃枝太太就是这么做的。

 

正如太太最开始所说,私以为双玄到结尾已是死局,两人的恩怨已经结清,大概也不会再有什么瓜葛了。黑水玄鬼依旧过着他的清贫的鬼王生活,而青玄也悠闲当着丐帮头头等待生命结束的那一天,就算再有什么交集恐怕也抵不过几十年的寿命。

 

大概每个读者在得知贺玄师青玄换命后,看着如今的鬼王黑水,都不禁会想想如果没有换命的贺玄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当他执起风师扇,也会是一样的潇洒倜傥吗?师青玄如果没有换命,他最终会是什么结局?

 

而太太这篇文的设定便基于此,实在是太出彩。在假设了换命失败的情况下,两人按着原本的命格,故事将会怎么继续?风师玄没有了原著中的阴郁,多了那一分刚正不阿的正气;流风玄鬼也没了风师时的不谙世事,多了邪魅妖娆和更多的心疼。

 

真的是我看过这么多双玄文中最喜欢的设定了。

 



关于情节

 

太太的情节真的没的说。


从剧情线上看,双玄在青玄入铜炉山前后的两次打斗就很精彩,而这之后的半月关副本在原作的基础上也修改的颇为恰当。还有推动剧情的那次对饮,第三杯金风露被贺玄以口渡给青玄真是让人脸红红呢>.<青玄在醉酒后的一席话,大概是刷起了贺玄的一大波好感度,45°的捉奸在床也是很好笑了哈哈哈哈


鬼市副本也很绝,青玄小可爱又拉了一波好感度,虽然中了毒但是混到了老公的屋子住。其中最为出彩的就是青玄的开盅:

只见那盅内,并排横陈着两只骰子!

一只骰子上是一个鲜红的一点,另一只 ,

则是一个六点!

那只鬼赌坊特制的玲珑骰子,竟裂为了两半。两半骰子并排躺在一起,一个六,一个一。

七点。

——他赢了。

怎么想到的用劈开骰子来赢得?这段写的太棒了!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精彩!


当然全文最精彩的就是白话真仙副本了,从两人一起探查村子的背景,到青玄杀死白话真仙,之后青玄的情感爆发,一字一句真的令人动容,很想越过屏幕去抱一抱他。而贺玄将三运一齐转给青玄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:

“先前你说,你若气运亨通,一生顺遂,也能像神仙一样高高在上;我若是失了神格,堕入鬼道,也会对世间满腔仇恨。”

再让人联想到原作中的黑水,不禁唏嘘。

最后误会解开,两人终于在一起后,真的太感动了,联想原作最后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,他们想要在一起,真的太过困难了。



剧情线精彩,感情线上也是十分不俗的。太太最开始没有点明青玄对贺玄的那一份心,从半月关副本共饮同床,到鬼市副本,主要以贺玄的角度来写了青玄刷好感的过程,从鬼市开始好感度直线上升:

师青玄已经不记得了,贺玄却记得清楚。那人朦胧的泪眼;那句“我才羡慕能当神仙的人”里的无奈;和兄长告别时,那句玩笑“我就不能上天庭寻你么”里暗暗的殷切。

所以,他愿意冒着暴露身份、自毁前程的风险,也想带他来天庭一趟。

为了什么?为他北漠请酒之谊,为他赌场放水之德,为他地牢相救之恩?

他欠他的,岂止五千,简直是欠大发了。

这之后大概就是爱恋之情了,从送灯之后贺玄的小激动,珍藏着青玄送的花花都能看出来,而在被白话真仙缠上的时候,就算去劳烦地师明仪和太子也不愿意麻烦熟知白话真仙的青玄,可见是多么珍惜他。


还有这之后的玩笑:

师青玄大笑不止,道 ,“——说了!怎么没说?他把我骂的狗血淋头。若不是沙漠里不好召水,我怀疑他要起浪来把我淹了。哎,你可是连着好几年没赢过了,我今年助你赢了他,你要如何感谢我?”

贺玄正色道,“以身相许如何?”

“滚!”

和贺玄性子这么淡漠的人,能够说出以身相许这种话,大概已经喜欢的很深了。


而正因为作者最初对青玄情感的隐瞒,等到最后坦诚时,情感的爆发才那么震撼人心。

“你可知,这些时日,我潜心修炼。却一直无法飞升的缘由吗?”鬼王声音嘶哑,热息断续喷在贺玄的颈子里。

鬼王的眼神仿佛蒙上一层雾水,面颊带了些不正常的炙热。

“他们道与我说……成仙……即是要了尘缘,断执念。破迷启悟,方能得道。”他扯着贺玄的衣服,低低地道,“我破不了。我成不了仙。”

贺玄被扯着领子,靠得极近,近的可以感受到师青玄喷吐的热气。他心跳突突加快,呼吸亦变得急促。他哑声道,“你的执念……是什么?”

身底下那人,睁着一双蒙了水雾的眸子,直直望进他的眼底。里面有沉淀了几百年的化不开的痴念和顽执,深得仿佛要教他溺死在里边。

“我的尘缘,我的执念。我的贪嗔痴,怨憎会……至始至终,都只有一个人。”

“——那个人,便是你啊!”

终于,错过了那么久的两人,终于心意相通了。



除此之外,还有“穷水鬼”“吝啬鬼”“饿死鬼”“魏公一睡十三年”“天子笑”这些梗,敲可爱了,看文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



关于文笔

 

青玄最开始登场的描写便十分入胜。

“青丝如漆,肤白似雪,和师无渡相仿的俊逸眉眼。眉心一点朱砂,两瓣红唇,既险恶,又清纯。

他一身白衫破烂不堪,黑发披散在脑后,但那淡漠冷峻的目光,让人无法提起任何瞧不起他的念头。

分明带着笑,眉眼弯弯,薄唇微勾,那黑黝黝的眼睛里,却不曾让人感到丝毫暖意。

师无渡尚未开口,眼睛便一热。

——铜炉山十二年,将他身上最后一点属于十六岁的师青玄的东西,也终于磨砺干净了。”

不用多说便写出了这个和大家普遍认知不同的鬼王青玄,不再是那个小天使,而是一个狠厉的鬼王了。

 

流风玄鬼的女装同样惊艳,和风师时候的清纯女装不同,妩媚许多。

站在尸堆上的女子唇红齿白,杏脸桃腮。着一袭飘飘白裙,袖口银线绣云纹,发髻轻绾,一根金簪斜插入鬓,颈间一柄金锁闪闪发亮。风姿绰约,亭亭玉立,虽为鬼王,却好似一朵人面桃花。

人面桃花,多么适合青玄的词啊。

 

最喜欢的描写还有一段,就是接近文末的时候青玄的一段回忆。

他浑身染血,跌跌撞撞地走进那间宽敞明亮的大殿。乍一抬头,映入眼帘的就是殿中央那尊高大的风师像。

浓眉薄唇,不苟言笑,气度高华,眉目庄严;头戴银冠,执一把风师宝扇,黑袍轻拂,长身玉立,就如同一株挺拔的苍松翠柏,直直地立在天地间。

殿外烟雨蒙蒙,殿内神像凛然高贵,不怒自威。白衣鬼一身湿淋淋地怔然站在空旷渺远的殿堂里,那一瞬间仿佛见到了神明。

此后数百年,那张坚毅的脸无数次在他脑中魂牵梦绕。在他修炼得最艰苦将要走火入魔时,在他魂元受伤忍受魂肉剥离的痛苦之时,在他铜炉山杀得病狂丧心神志不清时,那张脸,是除了他兄长以外,心头埋得最深的一道执念,也是一道明灯,指引他一步一步地走出去。

他本以为自己一辈子只能仰望那尊高高在上的神明。

——而如今,神明踏着春风而来,面带微笑地向他伸出了手。

青玄对贺玄的感情一直隐藏着,在最后这么爆发出来,才如此令人感动。看到这段,我满脑全是小小少年花城看着太子殿下的神像的感觉,这里的青玄对贺玄的感情丝毫不亚于花城了。

 

《李桃》是十分出色的作品,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是我看过的最喜欢的双玄文。正如我上述所说,太太这篇文从设定到情节到语言都是十分尽善尽美的。

总而言之,十分感谢歌尽桃枝太太,写出了这么美好的双玄。

我一辈子都爱双玄。

 @歌枝枝放飞自我 


所有引用文字侵删

评论
热度(65)

© 风函翠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