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函翠筱

三党神隐中
主江周

【江周】糯米包裹的甜蜜

2016.02.10  @江周深夜六十分  关键词:汤圆

牙医江波涛×甜品店主周泽楷


小甜饼


踩着14号最后几分钟的情人节贺文

 

夜幕降临。

江波涛坐在诊所的前台,静静等待着最后一位病人。

 

江波涛是一名口腔诊所的牙医。

这个诊所隶属三甲医院,开在居民楼附近,给居民带来了很多便利。江波涛作为主治医师,每天需要接待许多病人,经常治疗完已经过了下班的点了;再加上家就住附近,为了不影响别人下班,江波涛就默默接下了关诊所的工作。

但今天出奇的没有什么病人。

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诊所里的其他医生和护士就都走光了。

一般没人了江波涛也就可以走了,但他今天还约了一个病人。

隔两条街的甜品店主周泽楷。

 

周泽楷的甜品店在这附近很有名。

甜品好吃,店主又帅,诊所里的小姑娘中午也经常去买个甜点。

可能是因为开甜品店经常需要试吃的缘故吧,周泽楷蛀牙了。

最开始周泽楷不是他负责的,那群小姑娘嗷嗷叫着争着要给周泽楷补牙。可她们没想到周泽楷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怕补牙,听见钻头滋滋的声音就有些瑟瑟发抖,看到年轻的小姑娘戴上白口罩就像见了鬼一样,脸色发白嘴唇发紫,几个小姑娘都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就把周泽楷交给了对付熊孩子很有一套的江波涛负责。

江波涛对周泽楷连哄带骗,总算是帮他把牙补完了,今天周泽楷是来复查的。

 

指针渐渐指向六点,就在江波涛想着对方或许不会来了吧的时候,门上的铃铛叮铃铃地响起,一名年轻的男子推门而入。

周泽楷微微喘着气,呼出的白雾在温暖的室内消失不见;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,让英俊的面孔更加动人;快要及肩的头发被风吹得翘起,像飞舞着的小精灵般不听管教,让人想伸出手抚摸两下。

江波涛心跳豁然漏了几拍,有些言语不能,隔了三五秒才缓过神来。他对周泽楷说:“小周跑着来的?不用那么着急。”

周泽楷有些抱歉地低下了头,说:“店里忙。”

“店里忙?我们这里今天都没什么人,”江波涛便领着周泽楷走进诊室边问,“你们店里有活动?”

周泽楷听到这话似乎有些疑惑。

“今天情人节。”

江波涛一愣,转过头看了眼月历。

他真是单身太久了,连今天是情人节都忘了。

“我糊涂了,怪不得今天来的晚了。”

情人节的甜品店肯定是小情侣约会的胜地,周泽楷作为老板还能如约赶来赴约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江波涛示意周泽楷把外套脱下来放到座椅上,自己戴上了口罩和手套。周泽楷驾轻就熟地在前台找到了自己的病例,然后坐到了一张座椅上。

“今天咱们就是检查一下补的地方有没有松动,别怕啊今天一点也不疼。”

江波涛笑着打趣周泽楷。

“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怕的跟我要吃了你似的。”

周泽楷回想起刚见面的时候自己瑟瑟发抖的样子,脸腾就红了,抬起长腿就踢了江波涛一脚。

“小周,你别踢我啊。”满满的委屈。

周泽楷不理他,别过头,给了他一句“哼”。

真可爱。江波涛心道。

“好了别气了,躺下吧。”

 

补牙其实很简单,一般都不需要复查,但周泽楷的情况很严重,需要一次补很多颗,而且因为材料过敏,需要用特殊的材料,要看材料是否合适,这才要来复查。

周泽楷乖乖地躺在座椅上,眼睛却跟着江波涛乱转个不停。

周泽楷从小就爱吃甜食,小孩子又不注意刷牙,去医院看过无数次牙,对穿白大褂戴口罩的牙医留下了心里阴影,尤其是儿童区常见的女牙医。但周泽楷不怕江波涛,他这一生第一个不怕的牙医就是江波涛,不知道为什么,就算口罩遮住江波涛的大半张脸,他也能从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中读出一丝温柔,而不是一般牙医眼神中的淡漠。

正在整理口腔器具的江波涛,就算戴着口罩,也能看出他是笑着的。

 

江波涛检查口腔的时候动作很缓慢很温柔,不会像有一些牙医,拿着镜子在你嘴里搅来搅去。

但今天似乎太慢了。

江波涛的手指抚摸过他后方的牙齿,缓慢但又用了一些力度按压,这种方式,就像在抚摸恋人的皮肤一般。周泽楷有些不适应,脸上热度升腾,不自然地抬了抬头。

“别动。”

江波涛说着,另一只手用力固定住了周泽楷的下巴。

周泽楷一下就不敢动了。

江波涛手指的温度,透过艰涩的橡胶手套手套,传到他的脸上。

似乎,下一秒,他就要被强吻了。

他的心跳像鼓点,噗通、噗通。

 

江波涛注意到周泽楷的呼吸有些急促,将视线从口腔转移到面前人的脸庞上,江波涛不禁惊呆了。

周泽楷双颊比刚刚还有红润,目光迷离,张开的唇瓣红润饱满,而他还在周泽楷口中的手指正被他口中的小舌有意无意地扫过,像是某种邀请。

江波涛心里一紧,更用力地握住对方的下颚,快速地检查了起来。

再不结束,就要疯了。

 

当江波涛的手指离开周泽楷口中时,两个人都似解脱了一般松了一口。

周泽楷赶紧从座椅上爬起来。

江波涛摘下口罩和手套,打开并开始记录周泽楷的病例。

“检查完了,没什么问题,以后注意勤刷牙,这两天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,以后也少吃甜食就可以,多注意,这次检查之后就不用过来了。”江波涛说话时还是挂着标志性的微笑,可内心却有些笑不出。

他有些难过。

“嗯...我...”

“怎么了小周?着急走吗?去找女朋友?”

他装作无事地问着,内心却很是失落。

眼前这个男人有着无人可比的相貌,含蓄的性格,又有着做甜点的一双巧手,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呢?

他似乎喜欢上周泽楷了。

喜欢上对方怕医生的小孩子气,喜欢上对方害羞时红起的脸颊,喜欢上对方笑容灿烂时眼睛里的点点星光。

“不是,没有。”

周泽楷的回答将他拉回现实。

“没有女友?”

江波涛震惊地停下笔,抬起头,看到周泽楷手里拿着一个盒子,有些害羞,但眼神很坚定。

“这个是给我的?”

“嗯,礼物。生汤圆。”

周泽楷把盒子递给江波涛,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。

“生汤圆?”

江波涛笑了,心下顿时生出一个想法。

“小周你赶过来的还没吃饭吧,要不一起去我家把这几个汤圆煮了?”

 

江波涛家是普通的两居室,收拾的很整齐,很符合他医生的身份。

“随便坐,我去煮汤圆。”

周泽楷参观了一下江波涛家,装修风格很简洁,一间书房一间卧室,都整理的井井有条。

他突然想到网络上的一句话:

房间整洁无异味,不是伪娘就是gay。

一想到gay,周泽楷又暗暗红了脸。

 

煮汤圆很快,江波涛还炒了一个青菜,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。

汤圆是现在很火的巧克力馅,包裹在糯米下,一咬,浓浓的巧克力便涌入口中,说不出的甜蜜。

想到巧克力,江波涛笑了笑。

“小周,我能当做你在情人节送了我巧克力吗?”

对面的周泽楷顿时停下了吞咽的动作,半响过后,周泽楷低沉地嗯了一声。

江波涛暗暗吃惊,又问道:

“那小周,是不是要回礼啊?”

周泽楷没说话,只是默默在吃汤圆。

江波涛觉得周泽楷好像一个汤圆啊,都白白嫩嫩的,乍一看是白色的清冷,但那是糯米啊,软软糯糯,一戳还会弹回来。

就是不知道,咬一口,会不会甜甜的呢?

 

“小周,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要了哦。”

江波涛前倾身体,渐渐靠近面前人的唇瓣。

 

糯米外皮包裹下的,是他们甜蜜的爱情。

 

END

周:江,你也是巧克力汤圆。

江:为什么?

周:切开是黑的。

评论(4)
热度(96)

© 风函翠筱 | Powered by LOFTER